A.W

肉食者万岁。猎人与荣耀不败。

[ 短篇 ] 潘多拉(中上)

食用注意:

1.CP为利艾利

2.其他见 潘多拉(上)

祝食用愉快

“……”
我从出租车上下来,隔着不远的距离看见了他。他在大门口点着一根烟,修长而且白皙至病态的手指夹住那支在黑暗中隐约发光的东西,忽明忽灭的火光映在他的眼底,那里似乎也有着同样忽明忽灭的情绪。
“你瘦了…”我拉着行李箱在他跟前站定,“家里怎么不开灯…要不是你点着烟,我还以为你不在呢。”
他仰脖吐出烟圈,晃荡在我的脸上,我抬手拂去呛鼻的烟味,后退一步拿出家里的钥匙:“我来开门吧。”
利威尔让出一步,靠在家门旁边的墙壁上:“艾伦,你会抽烟吗。”
“不会…你怎么问起这个了。”
他眯起眼睛看着我,这是他抽烟时惯有的神态:“你以前闻到烟味都会呛...

[ 短篇 ] 潘多拉(上)

食用注意:

1. CP:利艾利

2.回归作

3.略压抑的生活向

4.现代向,可有可无的养父子梗

5.祝食用愉快

利威尔坐在我左边,站在我心脏偏向的方向,他今天特别安静,但怎么说,也如他以往一样,安静。 这安静是多么的让人不舒服,我找不出理由,他往嘴巴里送着食物,我用我眼角的余光看着他,尽力让自己的视线看上去不那么锐利明显。他是遇见什么难事了吗?是今天的天气不好?还是…爱上了某个人?

我叫艾伦,艾伦.耶格尔。三年前被利威尔先生收养…如果是比较正式的说法,我是他的养子。我入住这所房子的时候还差一个月年满十八,按理马上救赎不再需要被收养的成年人了,可是却在父母逝世的第二天被连人带东西拖到了这栋房子的门口。门...

[ 短篇 ] IF I DIE YOUNG(下)

想写很温馨的恋爱故事,没有大起大落可能很boring。
但还是想这么写,给他们最温暖的一切。
普通人身份的他们,会跳会闹会笑,会有小孩子脾气,会手足无措。而这些不只是艾伦,也应该是利威尔。
这篇写完下一篇就是大家中的某一个点梗。
祝使用愉快。

埃尔文的半年总结总算完成了,利威尔拒绝了韩吉送他回家的邀请,也没打算把车开回去。他走出公司的时候外面晚风徐徐,霓虹灯在他眼前一盏一盏亮起,从东南到西北,从花红到柳绿,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冷峻而温暖,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晚上九点。
他走在人行道上与人群逆流,周遭过客匆匆,没有人注意到他,人们在灯光中手挽着手,恋人甜蜜的交换一个吻,父母抱起孩子细嫩的身躯,而他...

[ 短篇 ] If I Die Young(上)

IF I DIE YOUNG

写这个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首歌,把死亡描写的无限洒脱。所以就产生了这篇文章,洒脱的两个男人的恋爱故事。

两个普通男人。

把IF I DIE YOUNG 翻译成中文有奇妙的萌感,所以让艾伦唱了中文。

#Are you nuts的意思是:你是神经病吗。

这是一篇很神经病的文章。

食用愉快。

“如果我死的早…”艾伦晃着脚尖坐在墙上舔着冰棍唱歌。
他对从自己脚下路过的路人打招呼:“HI!我是艾伦!”
没有人理他,那人看了看表依旧是在匆匆的往前走。艾伦毫不在意,依旧在咀嚼自己的冰棍,他抬头看了一眼晒人太阳,从三米高的墙头一跃而下,然后没有重量似的轻飘飘的落在地上。他拍拍身上莫须有的尘土,逆...

[ 短篇 ] 狗尾草

00.
他看过来,眼睛像星光一样明亮。
“我付诸您所有。”
他如是说道,翠绿色瞳孔里荡漾一湾碧水。
这让我想起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看上去那么的无精打采,就像淋得湿漉漉的猫咪一样,窝在炉火的旁边被我盖上厚厚的毯子。
“我无处可去,”他眯起的眼睛里一点光彩都没有,“如果您愿意,请给予我能愿意给予的所有。”
我想“所有”这个词不大不小,无论是宇宙还是狗尾草,都是某一个人的“所有”,那么我的所有 ——我吻他在眉间—— 大概就是不温不火的爱意。
01.
艾伦坐在院子里,从身边竹制的水桶里舀了一瓢水出来泼在地面上,石子的地面经过盛夏阳光的烤灼温度极高,水泼上去都可以看见丝丝的白烟。我走到他身边和他并排...

【短篇】蠢货物语

提前的艾伦生贺礼物。

预祝我的小天使生日快乐

原本的名字是一点都不居家的居家物语,后来起名废没办法,改成了现在这样。

因为艾伦是蠢货嘛~顺便说一句利威尔也是。


虽然看起来艾伦是主动发但妥妥的是利艾

两个男生的谈恋爱之路。

一个基佬一个直男

HE清水现代背景

食用愉快。


01.

利威尔走进房间的时候艾伦在沙发上摆弄他的枪,他最喜欢的那一把。他用白色的手帕去擦拭它,直到他闪闪发光。利威尔端着佩特拉递上来的咖啡靠在门框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然后在艾伦眯起眼睛往枪管里面看的时候坏心眼的用咖啡匙叮叮敲击骨瓷的杯子。

艾伦手一抖,枪掉在了地板上。

“坏心...

[短篇]MY LOVE

迟来的情人节贺文。

提起恋人为何我想到的不是大把的糖而是三年之痛七年之痒…

只有利艾,又让三笠女神当了坏人。

情人节快乐。

HE结尾。


00.

我们诚实的去相爱,忠于感情。

在生命的尽头,我们不需回首亦不需要回忆。

我们攥紧彼此的手掌直到它发烫,我们贴近彼此的心脏直到汗流浃背。

我们如此相爱,一字一句,一言一语。


01.

艾伦坐在教堂第三排靠右边的椅子上,利威尔走过来坐在他的旁边。

“你看见那个家伙了吗,栗色头发的那个,”利威尔的下巴对着唱诗班儿童的方向抬了抬,然后嗤笑一声,“那家伙可真像你。”

艾伦没说话,他把一直握在手掌心里的银制十字架...

[短篇]天堂鸟

一向文章前废话不多。

1.纯利艾,原作人物也只出现了利艾。

2.BE。一方死亡捏造。

3.谏山创立了利威尔死亡FLAG的报社作品

4.短篇。

[后记]天堂鸟

以上,感谢大家。


00.

好久没有看见天堂鸟这种植物了。问过店家大概的回答是已经过了它们的季节。

我很喜欢天堂鸟,从它略诗意的名字到永远上扬的头颈。不过,如果天堂鸟这种植物也有季节之分,那么天堂呢,也会有春夏秋冬吗?也会春雨连绵、夏风清爽、秋叶如华而冬雪漫天吗?

如果有的话,利威尔你会冷吗。


01.

早上起来的时候外面的雪积得很厚,拿了铲子出去的时候和隔壁的山姆撞了个照面:...

[短篇]白话一言

1.纯利艾,有出现让笠。

2.乙女艾伦出现。

3.HE.甚至是某种意义上的甜傻白

4.并不重要的现代背景师生恋注意。

5.一直想结合古风和现代一起来写,算是一个尝试。

6.回归证明。

以上,祝食用愉快。


00.

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

午后的阳光从在玻璃外面的白桦树枝桠上,在桌面上米色信纸上,棕黄色头发的男孩子用下巴轻轻拨弄了一下笔尾,笔尖一顿: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01.

他走在走廊上,迎面那个内穿西装外搭英伦风呢子大衣的男人朝他走过来,视线相接,他微微点头,擦着男人的肩膀走过去。

“喂…艾伦,”男人停下脚步叫住他,“论文...

[利艾]Sandglass /1.5

依旧在文章前不说很多。

注意:

纯利艾,没有其他CP。

佩特拉视角第一人称回忆录模式描述(再次重申绝无利佩或者佩→利)。

HE/BE不定。

凡是小数点篇章(例如1.5等)都是试阅,会重新出现在整数篇章之中。

世界观等其他具体见[前言]Sandglass

[利艾]Sandglass /1


05.

我想我必须要细说一下艾伦这个不大不小的男孩,毕竟是他是我人生中最重要日子里的那段主弦律。

艾伦从基本的性格上来说,是那种最普通的男生的性格。所有属于这个男生的念头他都有,一样不缺。他活泼,善良,对待比自己年长的人很尊重,对强者有敬畏之心,对同龄人也会肆无忌惮的打闹嬉戏…他正...

[利艾]Sandglass /1

依旧在文章前不说很多。

注意:

纯利艾,没有其他CP。

佩特拉视角第一人称回忆录模式描述(再次重申绝无利佩或者佩→利)。

HE/BE不定。

世界观等其他具体见[前言]Sandglass


00.

若说看一个人从旁人的眼睛来看那是最为真切的,那么我想我这个角度大概是最好的。

我可以很清晰的看见他们的所有,你所想知道的一切。毕竟我曾与他们共度过我人生中最难忘的时光。

现在,我老了,我希望能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写下来,都告诉你,给你描述,最真实的他们。

最真实的,利威尔·阿克曼和艾伦·耶格尔。


01.

在我大概十三四岁的时...

[短篇]长河

利艾。

利威尔第一人称叙述。

依旧是不重要的现代背景。

也依旧是其它重要的后记注明

[后记]长河

祝食用愉快。


00.

  喜欢原野的话,你大概是一头棕白色的鹿。

  喜欢天空的话,你大概是一只灰色的麻雀。

  喜欢海洋的话,你大概是一头蓝色的海豚。


01.

  我喜欢走,行走于世界上人类所能到达所有地方。

  无论是西伯利亚的海,还是阿拉斯加的冰山,都是我走过或者是正在奔赴的方向。

  杂志上有过关于我的专访,上面清楚写着...

[只是脑洞]长河

原本打算写的脑洞,给大家撒撒糖之类的。

但是发现,我!根!本!做!不!来!甜!食!

所以就这样了,放第一章出来就够了。

至少证明我努力写过甜。蹭TAG。


  [画家利×钢琴家艾]

  利威尔是艾伦走过最长的街道,从生命的这头,到生命的那头。

  利威尔也是艾伦经历过最长的年岁,从不懂事的二十四岁,到三十年后的今天。

  从用拳打脚踢来宣誓爱情的火热,到他坐在钢琴前弹一首歌,他站在画布前绘一幅画的安静。

  他们曾年轻,也必须老去。

  两人中...

[短篇]彻夜鸣

利艾。

并不重要的现代背景。

其他重要设定后记注明,不破坏阅读感受。

[后记]彻夜鸣

食用愉快。


01

  家里发现了一只空荡荡的注射器,有着尖锐的针头随时随地都可以挑开皮肤。 

  利威尔可能是最后发现它存在的人,如果艾伦先一步知道的话。他用两只指头拎着注射器走到艾伦面前,小家伙正在给他养得向日葵施肥弄水。

“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染上了毒品。”利威尔踹了一脚他,男孩呼了一声痛后拧起眉头鼓成一座小山丘:

“利威尔真是的,花也需要注射养分的。”

  利威尔从后面抱住艾伦,把注射器放在他鹅...

蓝鲸[下]

利艾,微让艾。其他不再重复。

完结篇。

蓝鲸[上] ; 蓝鲸[中]


08.


  有一种动物叫蓝鲸,拥有着这世界上最广阔的身影。


  它的背脊可以承载船只,它如同一艘巨大的航空母舰,是海上最安稳的岛屿。


  艾伦走进去,这个厅里除了他以外空无一人,毕竟它的唯一看点只是放在正中央的一架骨骼。鲸的骨骼。他往前走了几步,那仅仅是一架硕大的骨骸,就可以让他想象得到它生前的伟岸。


  宽厚的鳍,雪白而柔软的肚皮,浮出水面露出的被海浪打出伤痕的背部,和它黑色沉静的眼睛…和如今...

蓝鲸[中]

蓝鲸[上]

利艾,微让艾

其他不再重复。


05.


  等到把那个商业间谍捅出的资金漏洞填补完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团队里所有人在和埃尔文视频通话后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这一个月来的第一个笑容,也流露出了这一个月来的所有疲惫。


  “辛苦了,大家可以回去了。”利威尔颇为郑重的对全体人点点头,然后目送他们一个个拖沓着步子走出会议室——他们真是太累了,或许需要一个带薪休假。利威尔这么想着,也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转头却瞥见还坐在座位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打量他的韩吉,“四眼,你是还想加班吗。”


  “利威尔...

蓝鲸[上]

中篇。

现代Paro。

利艾微让艾

很好理解的设定所以不多说了。

大概是喜剧


00


  艾伦在三年前遇见利威尔,从此对这个大他几乎是一倍的男人爱得无法自拔。

  这可是他的亲口表述,不带感情,语调平平。

  “哦,是的。”

“我爱他如生命。”


01.


  这架飞机从上海飞往洛杉矶,从有他的地方飞往没有他的地方。

  艾伦给自己要了一杯咖啡,把双腿像个成熟男性一样架起来,他忘记自己从哪里学来的这个姿势,他也懒得去想。...


© A.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