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

肉食者万岁。猎人与荣耀不败。

[ 利艾 ] 只是个脑洞

我是今年六月份才接手这个案子的,谋杀案。
被害者是在他的公寓里遇害的,一栋进出门要通过金属探测仪,安检程序堪比机场的高级公寓楼的顶层,有露天阳台高台游泳池的那种。
我和搭档杰米一起去现场的时候,杰米一边摸着金属探测仪咂着嘴,一边把他在来的路上一直絮絮叨叨的那个入室抢劫论咽了下去:“老天,这里面住了一群什么人啊。”
我摇摇头,但别是某个政府相关人员就行,这年头和政客扯上才是最没好处的。电梯载着我到了顶层,杰米在楼下和那个胸大细腰的女管理看监控视频去了,而我要面对可能血溅得三尺高的尸体。
人各有命吧,我没女人缘就像我没资格住在这里一样。
被害者是一名男性,死因是从背后打入的一枪,子弹在他身上留下了一对血洞然后在他面朝着的墙上留下了一个小坑,现场找不到子弹,可能是被凶手挖走了。没有财产遗失,保险柜也完好无损,随手丢在茶几上正常人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腕表也安然无恙,排除杰米那个愚蠢的入室抢劫杀人论,从射击角度以及法医初步鉴定可以排除自杀…
我站在距离尸体一米远的地方,看着那个躺在血泊中的人的背影,免不得有一些感慨:住高级公寓,戴高级腕表,穿高级衬衫…这样一个“高级”的人生,就这么“低级”的结束了啊。
他的家人会很难过的吧——我环顾四周,黑白简约的家具,没有插花的花瓶,没有相片的相框和没有婚戒的中指——如果他有的话。
“查克,你发现了什么?”杰米从后面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那个细腰姑娘跟在他的后面。
“不是抢劫杀人,不是自杀…没有和别人的合影,生活用品都只有一套…也大概可以排除情杀…门锁没有撬动的痕迹,现在只能推测是熟人作案。”
“废话,”杰米翻了个白眼,“不是熟人这栋安保堪比白宫的楼可进不来。”
他顿了顿,往那个女管理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是吧安吉拉。”
“啊…是的,我们陌生人访客都要进行登记的,而且监控里也没发现有什么陌生的人出入,几乎都只是我们的住户…”
“所以,”杰米对我耸耸肩,“我们只能从这位先生的工作环境入手了。”
“那么请问您,这位先生的名字叫什么?”我转身面对安吉拉,她翻了翻手中的手册,对我念出两个单词:
“利威尔.阿克曼。”




这只是一个脑洞,后续看心情(。)

评论(3)
热度(5)

© A.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