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

肉食者万岁。猎人与荣耀不败。

【短篇】蠢货物语

提前的艾伦生贺礼物。

预祝我的小天使生日快乐

原本的名字是一点都不居家的居家物语,后来起名废没办法,改成了现在这样。

因为艾伦是蠢货嘛~顺便说一句利威尔也是。


虽然看起来艾伦是主动发但妥妥的是利艾

两个男生的谈恋爱之路。

一个基佬一个直男

HE清水现代背景

食用愉快。




01.

利威尔走进房间的时候艾伦在沙发上摆弄他的枪,他最喜欢的那一把。他用白色的手帕去擦拭它,直到他闪闪发光。利威尔端着佩特拉递上来的咖啡靠在门框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然后在艾伦眯起眼睛往枪管里面看的时候坏心眼的用咖啡匙叮叮敲击骨瓷的杯子。

艾伦手一抖,枪掉在了地板上。

“坏心眼。”艾伦白了他一眼,捡起来继续擦。

利威尔把杯子随手放在手边的台子上,走过去用锃亮的皮鞋踢艾伦的新裤子:“枪不是这么保养的。”

“那怎么保养。”艾伦双手奉上自己的爱枪。

利威尔单手接过来掂了掂,手一转把枪口指上了艾伦的额头:“武器都是用生命保养的,蠢货。”

如果他没加最后两个字艾伦可能还会觉得利威尔是个挺帅气潇洒的男人,可是他加了,艾伦只好低头骂一句臭不要脸。

下一秒利威尔的锃亮皮鞋就踩在了艾伦的白衬衫上。

“打扰了,”佩特拉敲门进来,利威尔把脚收回来侧头去看她,有些利落而可爱短发的少女看了一眼手表,“您下午下午约了韩吉小姐见面。”

“我想差不多是出发的时间了。”

说完她退出了房门,利威尔拿起放在桌上的黑色文件夹丢给艾伦:“你先去,把这个给他看。”

“我不去,”艾伦抬起头特认真的看着利威尔,“利威尔我说了我不见她的。”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见。”利威尔直起身子,抱臂看他。

艾伦的嘴巴一瘪,眉头一皱,带着小点憋屈:“她上次摸你。”

“摸了就算了,你还不许我爆她头。”

说着说着还自己怜悯起了自己,话里都带着哭腔的。

利威尔眉毛挑得老高,抬起脚又想要踹艾伦,但掂量了一下他们两个隔着的距离还是放弃了:“她哪摸我了,她把红酒撒我身上还不让她帮我擦干净了?”

“利威尔这不是重点。”艾伦站起来把枪别回大腿绑带上。

“那你说重点是什么。”

艾伦把黑色风衣套上,凑到利威尔跟前从风衣口袋里摸出一个东西:“重点是,她当了我的面给你装了监听器。”

利威尔的脸肉眼可见的黑了下来,艾伦笑嘻嘻的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我先去踩地形,回见~”

“……”看着艾伦以骄傲小公鸡的姿态走出来房门,利威尔啪的一声捏碎了手心里艾伦塞过来的监听器:

“死基佬…”

 

02.

艾伦是埃尔文介绍给利威尔的,拍着胸脯说这个小家伙很得力。

那时候利威尔被自己那个不择手段的竞争对手搞得心烦意乱,周日做大扫除都不带劲了。本着不行就踢走的念头让那人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面试,看起来瘦了吧唧的小家伙绕着自己的办公桌走了一圈就摸出来一个监听器一个针孔摄像。

还行吧。利威尔点点头艾伦就这么留了下来。

艾伦基本上是和他同吃同住的,一想到人生中第一次这么亲密的关系竟然是和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男人利威尔就有些胸闷,但胸闷归胸闷,利威尔还是很欢迎艾伦的…毕竟小家伙周日扫除还能帮上大忙。

一周后埃尔文跟做售后咨询一样打了电话给利威尔,和他絮叨一通没用的之后问他艾伦怎么样,利威尔想都没想回了一句还不赖,那边埃尔文笑了一声:“你满意就好。”

“…怎么个说法。”利威尔听着那骇人的笑声背后一凉。

埃尔文笑得更欢畅了:“没什么,只是和你说一声,那小家伙貌似是GAY…不过你不在乎这个吧。”

“……”利威尔啪的把听筒扣了,转头去看客厅里坐在毛绒地毯上边看电视边调试装备的艾伦,越看越觉得心里怪怪的,干脆跑到艾伦跟前站定,却突然不知道怎么说比较好。

或者他其实应该装作不知道?

“有事吗?”艾伦抬头去看他。利威尔刚好挡住了他的光线。

利威尔看了艾伦好一阵,就在艾伦觉得利威尔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例如需要一个妹子发泄情绪之后,利威尔特认真的问艾伦:“你喜欢我吗。”

话出口利威尔就想抽自己一嘴巴,他想说的明明是现在恋爱自由但是我不搞基…怎么出口就是一股酸味呢。利威尔单手捂脸,艾伦愣愣的看着他好一会,脸红了:“还行。”

还行…不对你脸红什么啊。利威尔不想理艾伦了。

当晚艾伦的微博刷出了这样的一条动态:

【被老板告白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后面是一串害羞的表情。

正在给头发做焗油的埃尔文看见了,微笑着点了个赞。

 

03.

“好的,合作愉快~”韩吉笑眯眯的去握利威尔的手,利威尔轻轻搭了搭她手指的部分就把手缩回来了。

“合作愉快。”

韩吉也把手缩回去,重新坐回位置上:“阿克曼先生有女朋友了?”

“我想这是私人问题。”利威尔不动声色回绝过去,眼睛一斜看见坐在韩吉侧后方的艾伦正往这边张望。

“我对您的私人问题更为感兴趣哦~”韩吉把双手重叠抵在下巴上,手肘撑住桌面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利威尔站起来把文件交给身边的佩特拉,直接了当的就往外面走:“公私分明。”

坐上车驶出一段距离艾伦就开了他那辆破宾利追了上来。一前一后进了利威尔小区的门。

不用等房门打开利威尔就知道那个不走正门的家伙已经在里面了,等门打开了才发现好家伙都打开电视磕上瓜子了。

“诶你回来了。”

艾伦叼着瓜子壳对利威尔打招呼,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今天回来的怪早的啊。”

“你能不装吗。”利威尔看都懒得看他。

艾伦站起来在垃圾桶旁边转了一个圈,下半身的瓜子屑全部落在了垃圾桶以及垃圾桶的边缘。

利威尔端着一杯咖啡从厨房里出来,一屁股坐在艾伦身边:“你每次出任务都跟捉奸一样吗。”

“不啊…”艾伦趴在沙发扶手上,眼睛微微眯起来,“您还挺特别的。”

“我还是第一次遇见会问我喜欢自己否的老板呢。”艾伦笑得放肆,利威尔看得窝火。

“埃尔文和我说你是GAY,”利威尔盯着艾伦的嘴唇暗自出了一会神,下一秒他抽回目光落回电视肥皂剧里爱的死去活来的女主角身上,“但我不是。”

“我知道…你喜欢胸大屁股大的女人呗,”艾伦顺着他的目光也落到那女人身上,摇头晃脑的点评了一阵,最后得出结论:“这女人没三笠好看。”

“三笠?你女朋友?”利威尔斜眼睛看他,“你不是GAY么。”

“什么啊…”男孩子红了脸,连连摆手,“青梅竹马,青梅竹马。”

关我屁事。利威尔看着艾伦红艳艳的脸蛋突然想这么冒一句,却发现最先提这个话题的是自己。

“诶不说了,我刷微博去了…”他灰溜溜的跳起来,就像被踩到尾巴的小狗一样,而踩他那一脚的是谁呢。

利威尔端起冷掉的咖啡看着艾伦瘦弱的背影:是自己,还是那个三笠。

手机响起消息提示音,打开一看是微博更新,点开又是那个头像死蠢的自家保镖:

【被老板性骚扰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后面是一串Doge。

他刚想找找是不是埃尔文那个秃子又点赞了,就发现下面一个叫“艾伦的红围巾”的家伙留了言:艾伦,我会爆他头的。

然后是小家伙的回复:三笠住手。

接着艾伦推开房门咚咚咚的跑出来拉着自己的手又咚咚咚的跑回去,两个人前脚刚踏进房间后脚客厅落地窗就被子弹打了个粉碎。

这时候小家伙的手机又亮了,他瞄了一眼,是那个叫红围巾的回复:

对不起艾伦,走火了。

 

04.

为了清理重装落地窗时候遗留的垃圾和这些那些会让利威尔感觉不适的东西,他不得已把行程全部取消改成了大扫除。

“您没告诉过我您的玻璃不防弹。”艾伦把玻璃碴子全部扫到一堆,表情非常的严肃。

利威尔没好气的一抹布就丢在他脸上:“你也没告诉我你有一个半夜会把别人玻璃射穿的青梅竹马…重装的花费从你工资里扣。”

“真的,利威尔,是你没有告诉我的错。”艾伦侧身闪过扔过来的抹布,把扫把一扔,蹲在利威尔面前和他面面相觑,“我的保护人被人射穿了玻璃,还当着我的面,这是我的耻辱你知道吗。”

“我就算告诉你了又能怎样?”利威尔和艾伦大眼瞪小眼,后者和他瞪了一会最终输于气势不足:

“我能保护你啊…”

“你能保护我的玻璃吗?”利威尔曲起手指恶狠狠的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艾伦吃痛,重心不稳就往后倒,感觉着自己的头就要撞到背后的落地窗了,他赶紧伸出手扯了一把利威尔,自己倒是稳住了,面前那个根本没想到有这一出的家伙就这么黑着脸直截了当的压了下来。

以为会少女心的嘴唇碰嘴唇?太天真了。

后果是两个人的额头直接撞到一起,大扫除也没人做了,一人额头一个冰袋敷着,并排倒在地板上不知道的人以为误入停尸间呢。

利威尔感受着额头上的冰凉,冷气让他有些睁不开眼睛,旁边的人早就没了声音,就在他以为这小子偷懒睡觉的时候,微微侧过脑袋一看,艾伦睁大着自己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利威尔。

“你看我干吗,怪恶心的。”

艾伦面无表情的抽抽鼻子:“就恶心你。”

利威尔抬手拧了一把艾伦的胳膊,听着他杀猪般的惨叫,面前是透过擦得锃光瓦亮新落地窗的阳光,背后是附着着无数螨虫的毛绒地毯,他就这么想好好的睡上一觉,不分昼夜,无论长短。

身边的人很久都没有动静了。艾伦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利威尔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总是拧成一团的眉毛舒展开,眼睫毛微微颤动…又不是少女漫,这么形容才有鬼啊。

艾伦伸了一个懒腰,站起身把关节活动得咔咔作响。窗户边上可不是睡觉的好地方,他半蹲下来公主抱起利威尔,走了两步突然不动了:

“那么矮的个子…为何如此重…”

好不容易挪到了卧室,艾伦突然觉得比起搬运利威尔军队里面的负重训练根本算不了什么,给男人解开上衣的两粒扣子,被子盖到下巴,站起来正打算把窗帘拉上的时候利威尔转了个身整个人在被窝里缩成了一团。

真是标准的防卫姿势啊…艾伦抱起双臂看他,然后深深吐出一口气,走过去吻了吻他的额头:

“晚安咯。”

 

05.

早上是被手机吵醒的,是埃尔文,按下了接听后对方什么都没说先来一串大笑,利威尔正郁闷着是不是打错电话了对方问道:利威尔你看昨天晚上艾伦的微博了没有。

“昨天?没有,在睡觉。”

“那你一定要去看,”埃尔文又开始大笑,“千万记得看!”

…神经病。

利威尔把手机往枕头下面一塞,继续做自己的春秋大梦,睡了差不多脑袋发昏的地步他才爬起来,揉揉太阳穴翻身下床。客厅里艾伦已经着装完毕,一身黑西装穿得倒有几分样子。利威尔凑到他面前抬脚去踢他的小腿骨:“现在是什么时候。”

“恩下午一点,你睡了一个晚上外加一个上午。”

艾伦把衬衫袖口扣上,拿着起扔在一边的领带:“佩特拉小姐来了一趟家里,叫我通知你晚上有酒会…诶卧槽这鬼东西这么系来着。”艾伦低头看了一眼在自己脖子上缠成一团的领带,皱起眉头去扯它。

利威尔抬起手就着领带把艾伦扯到自己面前来,帮他重新系过:“笨手笨脚…除了杀人你还会做什么。”

“恩…”艾伦微微抬起头方便利威尔的动作,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还会发微博。”

“这年头狗都会发微博。”利威尔往后退了一步欣赏自己的成果,然后突然想起来早上埃尔文那通意味不明的电话,“你昨天晚上发什么微博了?”

艾伦的脸色变了变,从利威尔的面前走开几步:“没…没什么。”

哦,看来是私人问题。利威尔耸耸肩,不再过问,反正也和他没啥关系:“你晚上穿这个去酒会是吧。”

“恩,佩特拉早上拿来的。”艾伦坐回沙发上,架起二郎腿,“酒会完后我会送你回家,然后我要回一趟家。”

利威尔皱眉头:“你的家不就…”话说到一半他突然打住,他都快忘了艾伦和他是合同关系,这是他的家,不是他的。

“哦。”最后他意味不明的吐出一个语气词,先一步走出家门。

酒会是韩吉的公司那边办的,艾伦和利威尔一前一后的进去,利威尔今天穿了白色的西装,让他看上去斯文了许多,倒是那种衣冠禽兽的样子呢。艾伦嘿嘿一笑,趁利威尔被人围住的时候闪到一边,从楼梯上去找能俯览全局的制高点。

“你是艾伦吧。”就在他刚踏上二楼的时候被人叫住了,他好奇的往后看,韩吉跟在他后面从楼梯上一步步往他的方向走,“我是韩吉,我们见过面。”

酒红色头发的女人穿着裁剪简洁的衣裙,走过来把手上拿着的第二支酒杯递给他:“喝酒吗?”

“不必了…我不喝酒。”艾伦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手搭在放有折叠刀的西裤口袋上。

韩吉很惋惜的摊摊手:“那真可惜。我等会叫他们准备果汁。”

艾伦看了她一眼:“您还是有话说话比较好。”

“…利威尔给你多少钱。”韩吉在他身边站定,神态轻松。

“我不谈价钱,如果您有需要我可以给你会计的电话。”艾伦往利威尔的方向看了看,男人一切良好。

韩吉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笑了笑:“利威尔真是个好男人呢。”

“恩。”艾伦用力的点了点头,韩吉笑着上去意味不明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06.

回到总部还没来得及更换装备艾伦就被三笠拉到一旁问东问西,三局不离自己现在的老板,一边打着哈哈糊弄过去,一边给一旁看热闹的阿明使眼色,总算是更换完装备三笠也安静了下来,阿明就把他叫去了办公室。

“什么情况?”艾伦把阿明刚洗好的提子往嘴里一扔,含含糊糊的都快说不清话了。

阿明敲了敲桌子:“你可以从利威尔身边撤回来了,我们这边有一个单子指明你去。”

“哈?”艾伦把满嘴的提子咽下去,“…我和他的合同不是到明年五月份的吗?”

“我们这个单子可以赚很大一笔,你那个单子我会派让去,实在不放心就派三笠。”

“三笠就算了…”艾伦挥挥手,“到底是谁指的名?”

阿明拿起手边的资料看了一眼:“韩吉,韩吉.佐伊。”

艾伦愣了一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你先等下。”

走出办公室门他拨通了利威尔的手机,响了三声后才有人接:“艾伦你什么时候回来,想逃明天的大扫除?你胆子肥了…”

“利威尔,”艾伦靠在墙壁上,觉得有些不明原因的难开口,“那个…”

“怎么…”那边利威尔的声音也沉静了下来,“出什么事了。”

“有一个指名我的单子…”艾伦说到最后没声音了。利威尔也半天没有回话。

良久就在艾伦以为他挂机的时候那边出了声音,利威尔的声音清清冷冷的:“恩。”

意义不明的一个音节,艾伦一直握紧的拳头慢慢松开,他咬了咬后牙槽,短促的笑了一声:“那我挂了,明天公司会派人去替我。”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靠在墙壁上半天没有动弹,走廊上人来人往,他只觉得喉咙干渴而水源辽远,他抬起手揉了揉眼睛,驼着背一点一点挪回了自己的房间。

那边同一个星空下的利威尔已经不知道呆坐了多久,手机攥在手心已经微微出汗,他往后靠去,脊背重重的撞上沙发背,沙发很软他感觉不到任何痛楚,但总觉得那种柔软的触感就像某种已经丢失的东西。他站起来往卫生间走去,打算洗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下,往脸上猛扑凉水后他抬起头,镜子上的他额前有一个非常清楚的红色印子,那是那天他和艾伦撞的,想必他的也没有消退吧。

利威尔坐回沙发上,电视打开是艾伦最喜欢的综艺节目,那个死蠢的主持人在台上蹦蹦跳跳,嘉宾面无表情的就像年代久远的黑白戏画,茶几上的瓜子是艾伦买的,也从来只有他一个人吃,利威尔抓了一把还没拿多久就觉得手掌上不舒服,而这个综艺节目也完全没有笑点。

关了电视他打开手机,又记起了早上埃尔文说的话,抱着我只是无聊而点开艾伦的微博,昨天晚上的动态只有寥寥几字。

【老板睡着啦。】

下面是一张图片,点大后他微微的皱起了眉头,而后唇边露出一丝笑容:

那是艾伦和他的合影,艾伦在画面的右下方露出一个大头,背景是睡得香熟的他。

 

07.

新来的男孩虽然没有艾伦那么活泼但事情也能做得很好,只是再没有和他沟通过什么。

没有打开他的电视,没有自己带瓜子来,没有在落地窗前逆着光站立。

利威尔看了他几眼,后者对他点点头什么都没说。

看啊,这才是标准的雇主和保镖的关系…而不是他和艾伦的关系。

那么他和艾伦是什么关系…呢?

利威尔掰断了手里的黑色签字笔:那个基佬。

但无论发生什么世界照常运转,午后是他和韩吉关于两家公司另一个合作项目的探讨会。

午后的阳光有点大,佩特拉不在而那个叫让的家伙也不像艾伦一样会乖巧的拉上窗帘,他只能自己起身把窗帘拉起来,拉好的时候门被人敲开,进来的是韩吉…还有艾伦。

准确的说是艾伦跟在韩吉的背后进来的,他穿着黑色的风衣,手里领着一个箱子,眼睛忽闪不去看他。利威尔看着韩吉入座,艾伦在他的身后站定,就像以前他在他背后一样,一摸一样的姿势,一摸一样严谨的表情。

文件讲的内容他努力仔细去看,白底黑字突然如此让人费解。

“利威尔先生?您对文件内容有何异议吗?有地方看不懂吗?”韩吉凑过去“好心”的在文件上比划一通,利威尔瞪了她一眼把文件丢还给她,靠回椅背上双手交叉叠在腹部:“并没有。”

他的视线扫过艾伦,男孩不动声色地低下了头。细微的动作让他心情骤然烦躁,而韩吉笑得越发灿烂。

一切貌似按部就班地达成了最终协议,韩吉带着艾伦特耀武扬威的走了,快走出利威尔视线的时候韩吉还故意握住了艾伦水润润的小手,美名曰要下楼梯了我怕摔。

等到两人差不多走了半个小时的路程,利威尔窝在办公室里盯着让那张一点都不乖巧的脸一言不发地看了好一会,就在让以为他要冲过来殴打自己的时候他突然掏出了手机,迅速拨打出了一个电话,还没等电话那边的人开口一接通就是一顿狂轰滥炸:

“韩吉我告诉你艾伦是GAY他同性恋他喜欢同性喜欢我!”

说完了利威尔就要撂电话,就快按下终止通话的时候对方弱弱的叫了一句利威尔。

那明明是艾伦的声音。

利威尔突然觉得丢脸丢到外婆家并且生无可恋。

当晚艾伦的微博是这样的:

【被老板二次告白,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那个叫红围巾的家伙在下面留了一排刀刃表情。眼尖的他再次看见了点赞的埃尔文…和韩吉。

 

08.

在某个春光明媚的午后,一切的始作俑者埃尔文正和利威尔进行友好茶话会谈:

“利威尔我听说你可是不做赔本生意的,怎么突然决定让利10%给韩吉的公司了。”

“…我没亏。”

“10%啊,你从来就没让出这么大的利润,你敢说你没亏,可你敢说你赚了?”

“敢说。”

“……”

“赚了一个永久免费保镖啊。”

利威尔边说边看向一旁拿着园艺剪刀和玫瑰花刺拼搏的艾伦:“他还欠我几块玻璃钱呢。”


[END]

评论(11)
热度(60)

© A.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