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

肉食者万岁。猎人与荣耀不败。

[短篇]白话一言

1.纯利艾,有出现让笠。

2.乙女艾伦出现。

3.HE.甚至是某种意义上的甜傻白

4.并不重要的现代背景师生恋注意。

5.一直想结合古风和现代一起来写,算是一个尝试。

6.回归证明。

以上,祝食用愉快。



00.

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

午后的阳光从在玻璃外面的白桦树枝桠上,在桌面上米色信纸上,棕黄色头发的男孩子用下巴轻轻拨弄了一下笔尾,笔尖一顿: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01.

他走在走廊上,迎面那个内穿西装外搭英伦风呢子大衣的男人朝他走过来,视线相接,他微微点头,擦着男人的肩膀走过去。

“喂…艾伦,”男人停下脚步叫住他,“论文交了吗?”

他回头看他,表情在阳光下温柔纤细:“是的…教授。”

男人点了点头,张了张嘴又止住,然后突然低头笑了一声:“…我突然不知道该和你说什么。”

“随便什么都可以…”艾伦有些不知所措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脸上微微发红大概不是太阳的缘故,“作为教授和学生说的可以,作为恋人…和恋人说的,也可以…”

男人笑了,往前一步拍了拍他的头:“那么…”

“岁月静好…”

“与君语。”

“细水流年…”

“与君同。”

“繁华落尽…”

艾伦把头低下去,声音低若蚊语:“与君老…”

“…很好。”

 

02.

在讲台上的人是他的爱人,穿着西装拧着眉头文绉绉的讲着古文。

艾伦把笔帽叼在嘴里,目光一百个离不开。

利威尔拿粉笔的姿势很好看,利威尔擦黑板的姿势很好看,利威尔板书时的背影很好看,利威尔皱眉头提问的样子很好看…利威尔是一个很好看的人,利威尔是他的爱人。艾伦把头低下去,无关笔记,而是窃笑,真好,利威尔是他的爱人啊。

糟糕,高兴到快要笑出声了。

讲台上的人不动声色的咳了一声,灰黑色的瞳孔虽然一如清泉冰凉,但落在身上却远胜春日。艾伦把头抬起来,抿着笑装模作样的记起了笔记。

“那我们接下来说,所谓之‘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利威尔嗓音清凉,倒真有几分古时候教书先生的意思,“想必你们早年读过不少柳永的词,著名的《雨霖铃》中有这样一句…”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利威尔停住话语,开口接下去的人无自觉的还装模作样的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等到发现所有人都安静下来而讲台上那人正一脸戏谑看着自己的时候方才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忙站起来把头垂下来重重的说了抱歉。

“没事,你坐下。”

全班人转头看着艾伦的方向,而脑后的那个人露出了他们大概一辈子也见不到的表情。

艾伦微微抬起头,利威尔的笑容如此明显。嘴角的弧度刚刚好,唇瓣上有微弱的光芒,皮肤很白,白的就像他们客厅里摆放的那只小瓷瓶,温润极了,仿佛下一秒他就从哪里掏出一把折扇,纸扇轻合而悲欢了断…艾伦扭开头,他美得过分。

 

03.

“艾伦,坐下。”

等回过神的时候桌上的菜肴正热气腾腾散发出香味,离他半米距离桌子那边坐着的男人此时的身份已然是他居家里的恋人。而他的恋人正看着拉开椅子却一直站着的艾伦把眉头习惯性的皱起来:“你今天一直在发呆,你在想什么?”

唯唯诺诺的坐下,艾伦扒了一口碗里的米饭,含含糊糊的回答:“没什么啊…”

“…你今天一直盯着我看。”

利威尔不动声色的开口,挑起眼角看艾伦的动作微微一滞:“你在看我什么?”

“看你…”自己的恋人露出了野兽一样的神情,艾伦下意识的往后靠了靠,背脊紧贴在椅背上,“没…没看你…”

“艾伦啊…别说谎,”利威尔用筷子轻轻叩了叩碟子,如果连他的谎言自己的识不破那也枉费他多活的那些年了,“你知道我不喜欢你说谎吧。”

少年微微咽了咽口水,两只手在膝盖上握成拳头:“我…我是在看利威尔先生…”

“嗯哼。”利威尔把双手手臂在胸前交叉,“继续。”

“我…我只是觉得…利威尔先生…很好看。”

“恩?”利威尔把手臂放下来,“傻了么你?”

“是真的!”艾伦突然大声反驳,“我真的是觉得利威尔先生超好看!”

利威尔把自己一侧的眉毛高高挑起,艾伦则是自暴自弃的双手捂脸趴在了桌上,闷闷的声音从指缝里传出来:“在写板书的利威尔先生,在擦黑板的利威尔先生,低头批改作业的利威尔先生,还有…还有和我对视时候目光温柔的利威尔先生…都,美得过分啊…”

“每一天每一天看着您这样,请您原谅我的目光…”

最后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艾伦趴在桌上半晌也没了动静,没有人说话,他偷偷抬起头,和对面那个男人的眼神撞了个正着,男人微微站起来,用手臂撑住自己的上半身,把脸停在所能触及艾伦的最近的位置,声音里满满的笑意:

“艾伦,想让我抱你吗。”

这该死的陈述句。

他认命的前倾身体,呼吸交换。

 

04.

“今天的利威尔教授也很帅。”

坐在旁边的艾伦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让不明所以的啊了一声。

“在说什么啊你,不怕死吗?”被那个体育老师内在的家伙听到百分之百会死的哦。

艾伦看了让一眼:“不怕。”反正本人昨天已经听了个完全,害怕什么啊。

不过今天的利威尔先生真的也很帅。他的视线继续回到那个人的身上,他今天穿的是艾伦最喜欢的纯黑色衬衫,没有一丝累赘,脱下西装的瞬间艾伦的呼吸几乎都要停了下来,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脏在怦怦跳动。下身是往常一样的黑西裤,他的腰很细,完全看不出来身上有那么多坚实的肌肉,脚上的棕褐色小羊皮鞋一尘不染…

他该说什么呢?如果从书本上找来那么一句大概真的是北方有佳人了。

只是他无城无国,唯有一心罢了。

当初他红着脸跟他告白的时候,教职员工办公室白炽灯有一盏忽明忽灭,他右手正握着鼠标,批改某一个人的文章,他跟他说喜欢,他微微点头说可以,如此自然而美妙。他入住他的公寓,和他共用浴缸和床铺,他教他握毛笔,他教他识所有古文里晦涩难懂的字眼,他给他一个吻低声唤他爱人。

他说两心相悦,足以。何须城与国。

“利威尔教授…”

“我知道,”让朝天翻了个白眼,“我知道他很帅,你能不能歇歇,你一天都说了几遍了?”

艾伦趴在自己的手臂上,眼里小鹿似的闪着光,看着让扎眼得很:“有那么多遍吗?”

“当然…至少三十遍?”

“哦,”艾伦眯起眼睛,笑得有些蠢,“那么这是第三十一遍——利威尔教授很帅。”

“艾伦我能和你商量一件事吗?”让突然很正经的也趴下来和他四目相对。

“你说。”

“你去死吧。”

“…那么死之前我可以有遗言吗?”

“你说…”

“利威尔教授好帅。”

 

05.

“你喜欢我穿这件?”

利威尔把黑色衬衫对着艾伦晃了晃,后者收回正在看书的眼睛,用力点了点头:“非常喜欢。”

“有多喜欢。”

“恩…穿这件衣服的话…”少年很认真的想了想,表情严肃,“非常想被你上。”

“那今天就穿这件吧。”

 

06.

毕业的那一天除了扔在空中的博士帽,还有喝醉了酒的毕业生。艾伦躺在利威尔的怀抱里,周围躺满了快睡死的醉鬼们,夜里的风拂过草坪,艾伦把头向后仰,和利威尔的嘴唇轻轻碰在一起,他的眼睛里面盛满了星光,说是一整个银河系都不为过,那是利威尔的宇宙。

艾伦喝的也足够多,让在灌了自己和他一人三瓶酒后毅然决然的拉着他向三笠告白了,虽然他不知道不是他告白他为什么要喝那么多,但是看着三笠点头让兴奋的脸也感觉不差,已经和大公司签约的阿明自然而然也是被起哄劝酒最多的,他理所当然的也去替好友挡了几波,这几波酒杯一碰就差不多了,到了最后一群醉鬼硬是扯着利威尔当通行证晃进学校躺在草坪上说好听叫数星星看月亮,说难听就是吐的吐睡的睡了。

到了最后,清醒的只剩利威尔和艾伦两个人。

“利威尔教授。”

“恩。”

“老~师~”

“恩…”

艾伦抬起手抚利威尔的脸:“爱人…”

“恩。”

毫不犹豫的回应,利威尔抓住他的手在上面印上一个吻。

“对了,和你说啊,”艾伦一个激灵坐起来,利威尔知道他要发酒疯了,“让刚刚向三笠告白成功了哦!”

“恩,我看见了。”

“还有啊,阿明要去一个超级厉害的公司工作哦!”

“恩,我知道。”

“还有…”艾伦扑在利威尔的怀里,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

“艾伦,”利威尔拍了拍他的背,轻轻咬了咬他的耳垂,“说说你吧…”

“…我不想说,我想睡觉。”

艾伦在他肩头上蹭了蹭,作假的酣睡声让利威尔有些无可奈可。他果然还是年轻,到什么时候自己的艾伦才会知道呢,逃避没有任何用途。

利威尔把脸深深埋入艾伦的颈窝,在上面留下一个又一个齿痕。

艾伦的选择是出国深造,准确的说是他家人帮他做的决定。

“利威尔先生…”他终于不再装睡,声音里哭腔明显,“如果是异地恋的话…”

“你会不要我吗…”

利威尔用更重的啃咬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利威尔先生,如果见不到了我们该怎么办呢。”

“我会时不时去看你的。”利威尔习惯性的来回抚摸他的脊背,声音忽远忽近。

“我会写信给你的,可我不知道写些什么怎么办…”

“随便写什么都好。”

“那就写…”

“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

“但愿君心似我心…”

“定不负,相思意。”

 

07.

他从安检口走出来,黑色的旅行箱黑色的衬衫,黑色的瞳孔只映着他。

他跑上去不接行李也不问他航程是否舒心,他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拥抱和一个炙热的吻。

“…在国外所以没关系?”吻毕利威尔含笑着问他。

艾伦眯起眼睛嘿嘿的对他笑:“这叫什么来着…?”

“出门在外,不怕见怪。”

 

08.

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END.

评论(11)
热度(29)

© A.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