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

肉食者万岁。猎人与荣耀不败。

[利艾]Sandglass /1.5

依旧在文章前不说很多。

注意:

纯利艾,没有其他CP。

佩特拉视角第一人称回忆录模式描述(再次重申绝无利佩或者佩→利)。

HE/BE不定。

凡是小数点篇章(例如1.5等)都是试阅,会重新出现在整数篇章之中。

世界观等其他具体见[前言]Sandglass

[利艾]Sandglass /1



05.

我想我必须要细说一下艾伦这个不大不小的男孩,毕竟是他是我人生中最重要日子里的那段主弦律。

艾伦从基本的性格上来说,是那种最普通的男生的性格。所有属于这个男生的念头他都有,一样不缺。他活泼,善良,对待比自己年长的人很尊重,对强者有敬畏之心,对同龄人也会肆无忌惮的打闹嬉戏…他正常得和他的身份不符。

如果你看见他在阳光下面和同龄的男孩子打作一团,你大概还以为那只是一个热血的男孩——而不是一个随时可以变成巨人要你性命的定时炸弹。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有时候看见他在为清扫工作而忙碌慌张的背影我都会忍不住这样想:

他如此普通。

他看上去完全就不是那个在地牢里深深吸引住利威尔兵长的人。

“你对这个有疑问?”不小心问出口的话得到了当事人的回应,利威尔兵长用指尖敲了敲桌面,“迟早会看见的。”

迟早。他说的迟早好像是很快,而他的目光就像那天夜里一般投得很远,很远,他好像在思考些什么,那些只有他才会去思索的东西。我注视着他的面容,突然觉得很诧异,他的表情在谈论到艾伦的时候,总是看上去…我要怎么把这个词汇套用于他呢,总之,他看上去很愉快。

是的,愉快。即使他的眉还是一样蹙起,即使他嘴角的弧度不曾上扬一分,但我还是能感受的到,他的心情不赖。

“您的心情好像很不错…”我筹措着自己的词汇。

他挑起眼睛看了我一眼,眉头又锁上几分:“恩?”

我对他轻轻笑了笑:“在说到艾伦的时候,您看上去心情很好。”

“是吗…”他作出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我的话给了他一些困扰。

“您不必放在心上…我只是…”

他又重新低下头去:“哦…帮我把韩吉叫过来。”

或许是他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了。我行了一个军礼接着推开门走出去,古堡即使在白天过道里也必须燃着火把,煤油火把燃烧的味道并不是那么好,但它足够旺盛,皮靴踏在石板上的声音可以回荡整个走廊,站在每个守卫点的士兵对我点头示意,我回以微笑和问好。

我走上一阶楼梯,艾伦正从那边下来。

“佩特拉小姐中午好,”他推开一步给我让出道来,他总是那么彬彬有礼,“我手头的工作完成了,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他就像一个小鹿一样,总是让人想摸摸他那看上去就很柔顺的头发。但我没有这么做。

“哦没事,兵长让我去把分队长叫到他办公室里,或许你可以替我泡两杯茶给他们。”

“当然,我很乐意。”他对我欠了欠身,从我的身边走过去。

在这里,我想我有必要引用一下利威尔兵长关于此事的描写。在多年前我们整理他东西的时候,我们发现了这本好像是日记一样的东西,兵长写得一手好字,他的条例也很清楚,所以我选取了这一段我没有看见但他亲身经历的描述:

[佩特拉出去后我开始想一些事情,大概是很失策。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情绪会表现的如此直白,还被他人轻易察觉。

好像除了韩吉那个傻子以外很少人会用愉快来形容我的状态。

说到艾伦的时候我的心情好像很好,佩特拉是这么说的。心情好吗,我并不这么觉得,但我自己可以察觉到一些,不知道能不能用心情好来形容。关于艾伦,他只是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鬼,把他冠上什么人类希望或者是巨人内奸名号的人真是愚蠢不过了。

那样的名号对他而言是枷锁,会让他发挥不出他应该发挥出的能力,他不需要被束缚,他应该按照自己的念头做事情,而他一定会做好。

我不太清楚我为什么在见他的第一面就会有如此感受,但随着时间和相处这种感受分外的清楚:他是自由的,他该是自由的,他必须是自由的。

他的灵魂,他的躯体,都不应该被束缚。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敲开,进来的人是艾伦。真是奇怪,他像是知道我的思维所以特地跑到这里来的一样。

他端了两杯红茶所以没有空余的手向我行礼,令人可笑的是他竟然在推开门后还愣了半天,眼睛始终不敢落到我的身上,甚至连我的方向都不敢看。如果巨人会派这样的家伙来做内奸,那他们的脑子也该被同类吃掉了。

直到我询问他他才回答我说是佩特拉让他送茶来,一杯韩吉的一杯我的。

我示意他进来,或许我的态度有些不耐烦,总之他的身体有些发颤,手也好像拿不稳红茶,这让我看得很烦躁,于是我站起身拿过一杯红茶放我的桌上。

“希望…还合您的喜好…”他头都不太敢抬起来,他好像真的很怕我。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傻子对我说的,关于那天庭审厅的事情我做得有些过分。在她说的时候我并不那么觉得,我不相信这样的打击会对艾伦·耶格尔这个人造成什么样巨大的打击,如果这样就让他恐惧而战栗,那么他就不配被我从地牢弄出来。

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似乎被韩吉说中了,他的气势没有被我磨灭,只是不可能在我面前展露了。他可以和同龄往常一样的打闹,和班里的人友好的相处,在训练的时候也会展现出可怕的一面,但我却再也不能看见那天在地牢里见到的,那样的光芒了。只有我看不到,

稍微有些可惜。

于是我抿了一口红茶,告诉他味道可以。他似乎很开心,笑得有点蠢,不过不赖。

“那杯红茶你拿去喝。”我对他说。

他好像很诧异,连忙对我摇头:“可是这杯是韩吉…”

“你拿回去,”我对他皱了眉头,“蠢货不需要红茶。”

他愣了两秒,然后对我行了一个军礼:“是的,谢谢兵长!”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表情和在地牢里看见的有区别,但那光芒好像又重新回来了,足够的耀眼明亮。]



-TBC-

评论(1)
热度(8)

© A.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