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

肉食者万岁。猎人与荣耀不败。

[脑洞]小情人

只是一个脑洞,写虐写多了也觉得不舒服,看了让人不开心。

但是写不来甜傻白,原本想着写不来甜傻白写个甜黄暴也好,结果发现,我还是撂下关于这方面的心思乖乖去当我的伪文艺青年好了。

堆一下,做不蹭TAG的好少年【。


小情人。

 

00.

我才十七岁,给我啤酒和一个胸大臀肥的女人。

记得把你的大道理拿走。

…还有我要的是女人。

 

01.

世界上有三样东西是利威尔最讨厌的:垃圾、废物、小孩。

而这三样东西,被艾伦不偏不倚的全部占齐。

十七岁的耶格尔是一个每时每刻都把自己当[先生]活的人,完全无视他稚气未脱的躯体和用利威尔的话来说毛还没张齐的年龄。可你拿叛逆期的小孩又有什么办法,他们永远活力四射还故作深沉,他们的道理比你还多而且擅长强词夺理。

十七岁,叛逆期,还是男生,利威尔的头不能更痛了。

“艾伦.耶格尔,”他一文件夹砸中男孩架在茶几上的腿,“你的坐姿。”

男孩抽痛地嘶了一声,然后在利威尔意料之内的再次雄纠纠气昂昂地架上去:“这坐姿很正常。”

“那我把你的腿砍下来是不是也很切五花肉一样正常。”利威尔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围上围裙进了厨房,给人下一秒就要拿着菜刀出来的错觉。

艾伦用他从黑帮电影里学来的神情嘿嘿一笑,痞子一样的跟在他后面:“我说利威尔…”

“加上先生。”利威尔把菜刀剁在案板上。

男孩点了点头,天不怕地不怕地把脸凑过去:“行,利威尔…先。生。”

“我们不做吗?今天。”

利威尔忍无可忍的把脸转过去和他面面相觑,越来越难以接受自己从小看到大的男孩以这样一张纯良的脸说出这种不知廉耻的话来,而艾伦完全没察觉到自己有什么不对,在他那把自己当做[先生]的世界里,这可是一个[先生]该做的事情。

这明明和每天早上睁开眼一样稀疏平常嘛。

艾伦又痞子气的对他笑了笑,利威尔一脚踹在他腹部上。

 

02.

利威尔最讨厌的三样东西被艾伦可是占了齐全,换做别人要是还生活在一个屋檐下那是死个一百万次都不够的,可偏偏艾伦,只有艾伦,除了小伤小痛以外活得依旧生龙活虎。

这可不是他有什么过人的自愈能力,而是他那是明目张胆的仗着身份过活——自己是利威尔的情人。

每当利威尔要对艾伦痛下杀手而小家伙一边被他追着乱跑一边仰脖怒吼利威尔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情人的时候,利威尔总是会心力憔悴的感慨自己当年的不懂事。

千不该万不该,他就不该在艾伦十五岁生日上喝醉酒,也不该爬上艾伦的床,更不该和他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后被男孩牵着鼻子走,蠢兮兮的和他小指勾着小指宣告两人的关系从养父子变成情人。

要知道在艾伦生日前他的每日誓言还是今天也要做个好爸爸,在生日后就变成了今天也要做自己养子的好情人…

What The F*ck.

不过懊恼归懊恼,这还是其次。虽然两人是情人关系了但也从未平等过,艾伦依旧是那个会乖乖做早餐乖乖打扫卫生尽力让利威尔感到高兴的好孩子,虽然他们的父子关系变成了床上的情趣…但总体来说还是能让利威尔在紧张繁忙工作后感到欣慰的存在。

可谁能想到呢,艾伦.耶格尔竟然他么也有叛逆期。还他么被他赶了个正着。

快四十岁的利威尔闻着锅里咖喱的飘香,看着沙发上翘着脚满口粗言和朋友讲电话的艾伦,突然觉得人生才刚刚起步…而且举步维艰。

 

03.

“卧槽,不是吧。”

大清早叫醒利威尔的再也不是软软糯糯的利威尔先生起床了,而是艾伦看着地面上杂乱衣服发出的大嗓门:“你看见我内裤没。”

利威尔抬脚把艾伦踹下床,转过身裹着被子继续睡。

“我说真的,我今天下午和朋友约了去飚机车的。”

艾伦从地下爬起来,随手用毯子挡着自己的私密部位,一挪一挪地移到利威尔面前,皱着眉头仿佛飚机车是领导人见面一样隆重的事情。

“你的内裤不止这一条。”利威尔再次转动身子,强压着自己不暴打艾伦的冲动,良心告诉他就这么对待被自己折腾一晚上的十七岁小男孩不太好。虽然昨天晚上是艾伦在他耳边说的Give Me More.

“不行,”艾伦跟着利威尔转身的方向继续挪动,在男人眼前把毯子一掀,“那可是我的Luck…”

利威尔一把把艾伦扯到床上,拳头落的和雨点一样——让良心见鬼去吧。

 

半个小时后,深黑色的商务车驶出车库,车内本来就不大的空间了充满了艾伦身上膏药的味道。

“你就不能不涂?”利威尔按下换气按钮,“就是一些小伤小痛。”

艾伦对着被涂得像块吐司一样的手臂吹了吹:“我说了我等下要去飚机车,被让他们看见了不得笑死我。”

利威尔打开转向灯,车子平稳地驶过一个十字路口。艾伦把卷起的袖管放下来,习惯性地搭了搭利威尔握着方向盘的手掌,把温度调高了几度。

“你总是这么冷,从以前开始就这样了。”艾伦把头靠在玻璃上,眼神戏谑的在利威尔身上转,“要不要爷暖暖你啊。”

因为暖气的原因男孩声音带着一丝水嫩,蒙蒙融融的给车窗染上雾气。明明稚嫩得可以,利威尔这样偏着头看过去还能看得见他小时候的影子,却硬是要给自己套上一副痞子样,好像小孩穿大人的衣服,滑稽的要死。

利威尔嗤笑一声,不去搭理他间歇性的神经病。

“笑什么,”艾伦坐直身体,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他,“到时候操到你哭。”

一本正经的表情就像当初他叫他的第一句父亲。

利威尔踩下刹车把车靠在路边,扯过艾伦的衣领用力咬他的嘴唇:“小鬼,别说大话。”


评论(3)
热度(10)

© A.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