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

肉食者万岁。猎人与荣耀不败。

蓝鲸[中]

蓝鲸[上]

利艾,微让艾

其他不再重复。



05.


  等到把那个商业间谍捅出的资金漏洞填补完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团队里所有人在和埃尔文视频通话后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这一个月来的第一个笑容,也流露出了这一个月来的所有疲惫。


  “辛苦了,大家可以回去了。”利威尔颇为郑重的对全体人点点头,然后目送他们一个个拖沓着步子走出会议室——他们真是太累了,或许需要一个带薪休假。利威尔这么想着,也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转头却瞥见还坐在座位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打量他的韩吉,“四眼,你是还想加班吗。”


  “利威尔,你什么时候去找艾伦。”韩吉把咖啡放在桌上,满意的看见男人的表情突然僵硬。


  利威尔低下头把桌上的东西往黑色公文包里一扫:“这是我的私事。”


  “以前拿公事搪塞艾伦,现在拿私事搪塞自己…”韩吉哼笑一声,“你真是进步了。”


  几秒的安静后,公文包被猛的摔在桌上,利威尔上前一步直接揪住了韩吉的衣领:“我这一个月来可没睡过什么好觉,我也不介意做个会让我轻松的事情。”


  “别生气啊,”韩吉又回复了吊儿郎当的样子,“我只是转达埃尔文的话…”


  “从今天起,你开始放为期三个星期的带薪休假。”


  “顺便附赠一张去洛杉矶的机票。”


  韩吉从衬衫口袋里掏出一个揉的有些皱的信封往利威尔胸口上一拍,转身走人还潇洒的甩了男人一个房门。而后者则在扯开信封后眯起了自己的眼睛——里面分明是一张单人往返和一张单人回程。


  他沉默了一会拿出手机拨通了衮达的电话:“我要出去一段时间…三个星期左右…恩,在我的电脑里…等会我把东西发给你,你转交给埃尔文看看…就这些,再见。”


  “啊…稍等,BOSS…”衮达突然打断他。


  “什么?”


  “我知道不该干预您的私事,但是…我们都希望艾伦能给你带来点什么。”


  “……”


  “BOSS,去把他带回来吧。”


  “…我会的。”


  把电话挂断,他启动车子。现在应该回家好好睡一觉,他瞟了一眼后视镜里的自己——至少别让他看见这么糟糕的自己。


  如果他还会在意。

 


06.


  艾伦把会诊室的门打开,一个粗壮的男人擦着他的肩膀走了进去。


  “托尔斯先生,好久不见,”因为穿着白大褂带着黑框眼镜而显得成熟很多的阿明坐在黑色的转椅上对来人比了一个手势,“请坐。”


  被叫做托尔斯的男人搓了搓自己的手,整个人窝进了沙发里:“医生,我…现任太太要和我离婚。”


  “那么这次是什么理由呢…”阿明翻了翻手中的资料,上面显示这个男人在最近刚结了他五次婚——而且前四次都是被离婚的那方。


  “大概和以前一样…她埋怨我没有时间陪她,”托尔斯揉揉自己的额头,“但是我的工作很忙…您知道的,做金融这一行没有个人时间很正常。”


  “没有时间不代表没有关心…您要说的是这个对吗?”阿明放缓了语气,他看得出来男人十分疲惫。


  托尔斯对他摆摆手:“是的,我尽力给她们最好的,无论是金钱还是房产,只要她们要,我都给了,可她们却还要我在熬了三个昼夜后埋怨我不陪她们购物看电影…”


  男人机关炮似的说了很多,艾伦靠在房门上看着男人的背影和因为情绪宣泄而不由挥舞的肢体出了神,这故事情节有些相似,就像是他和大洋彼岸的某个人——只是那个人不会脆弱地求助心理医生,而他也没有奢求过让他陪自己看一场电影。


  他要的只不过是自己圆满完成工作后他的一个赞美,自己煮了一桌好菜他能赏脸吃那么一口,自己买了新的东西他能给点评价…他要的是何其少,他给的却近乎荒芜。


  可艾伦还是爱他爱得撕心裂肺,以至于到了最后只能落荒而逃。


  “…我越来越不清楚我该如何调节工作和家庭的关系,这两者渐渐的都成为了我的负担…”说到这里托尔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阿明象征性的递过去一张纸巾以给他缓解一下情绪。


  接着他开口:“你有没有想过放弃一些呢,例如放弃一些加班的时间,以自己损失的金钱换取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我想过了,但是…我觉得我做不到。”


  “托尔斯先生,恕我直言,”阿明皱了皱眉头,“我觉得哪怕你结了这么多次婚姻,你还是习惯一个人生活的方式。”


  “我原本想把这样的多次的失败婚姻归结到你不够爱对方,但我发现其实你只是不习惯,你没有养成深夜晚归给爱人一个吻的习惯,没有养成在出公差时候给爱人捎些小礼物的习惯,没有养成这些细节的点滴的小习惯…她们其实要得很少,没有你想得那么可怕,她们只是需要一种在乎,一种只有你能给予的存在感。”


  “或许并不是一部电影,她们要得只是坐在身边的你。”


  艾伦抬起头,阿明的眼神正对上他的。他撇了撇嘴角,却怎么也给不出一个笑。


 

07.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然后准确停稳。


  利威尔在踏上廊桥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头有些疼痛,他打开背包给自己喂了两片药片,边走边拨艾伦的手机。对方的手机如他所料的关了机,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真是他会做的事情。


  毕竟艾伦的爱好之一就是断他自己的后路,把自己逼上一个境界然后开始奋不顾身。


  就如同他一声不吭跑来美国,就如同他现在切断了一切联络方式,就如同他爱他。


  利威尔皱着眉头从通讯录里调出让的号码,将它拨通。


 

  艾伦趴在玻璃上,就像一个三岁小孩把自己的脸尽力的贴近糖果柜一样,他把自己的脸几乎是挤在了玻璃上,而他视野的正中央,一只马哈鱼正在慢悠悠的扇动鱼鳍。


“我说,”让用手肘捅捅站在自己旁边的阿明,对着艾伦抬了抬下巴,“你觉得这样对他有帮助?他可不是小孩子,面临的也不是考试考差的问题。”


 阿明直起身子,眼睛顺着让的视线看过去:“水族馆是最能让人冷静思考的地方之一…”


“他需要的不是冷静思考。”让斜了阿明一眼。


“心病还要心药医,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是这些。”


 阿明摆摆手,提步追赶已经赶往下一个展馆的艾伦。让在安静片刻后伸手把他拽了回来,压低声音:“我前几天打电话去了艾伦的公司…我估计那个家伙应该已经知道了。”


“…这是好事,”阿明顿了顿,“也没那么好”


“什么意思。”


“恶性循环,”阿明瞟了一眼艾伦的方向,“这应该不是第一次,恐怕也绝不是最后一次。”


  让没再开口,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了——阿明是正确的,却是他们最不希望看见的。毕竟他们都知道艾伦对那男人喜欢到了何种地步,那近乎偏执的爱都把他变成了半个爱情完美主义者。但这种感情又太牵绊他,他放不开手,哪怕是无数次的失望,他最后也会回去。


  这就是艾伦,坚硬的肋骨下保护着柔软的心脏,所有的黯淡都带着微弱的光芒。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让掏出来看了一眼号码前缀,把屏幕凑到阿明面前,“中国上海。”


  阿明叹了一口气,对着让勾了一抹无奈的笑:“走吧,我们该和他聊聊。”


“…当然。”



-TBC-

评论
热度(19)

© A.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