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

肉食者万岁。猎人与荣耀不败。

[宗律]由衷深爱(短篇.)



刚刚重温完世初,少女心跳个不停。如果说ALL艾是我的强心剂,打一针就可以马上回复,那么世初就是我的补给品,不知不觉就温柔了整个心脏。

所以,仅以此文,献给中村老师,以及永远的世界第一初恋。


1.

那个家伙喜欢我。从一言一行里都可以看出来,那家伙喜欢我。

他抬起头,躲在书架阴影里面的人慌慌张张的把头缩了回去。

真是一个蹩脚的跟踪狂。

他重新低下头,把手里的书翻到书的扉页抽出那张借书卡,在他的名字下面清楚的写着那个人的名字——织田律。

如果他没有猜错,这就是那个家伙的名字。

织田律。

这三个字清楚的写在他的名字下方,隔着一道细细的黑线,写在他下面的一栏里,和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2.

嵯峨政宗不是第一次注意到这个人。在偶尔从图书馆借很久以前看过的书籍的时候,就在借书卡上看见了这个名字。每一本都是,如影随形的一个“织田律”。

一开始是想着,啊这么冷门的书也有人看吗,随后就注意到了,那家伙借书的依据根本就不是书的内容吧,而是他的名字。

每一张借书卡嵯峨政宗的名字下面,都有一个织田律。

在这样的次数频繁了以后,他感到了一丝烦躁,也感到了一丝疑惑——这个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本来只是这样想想而已,他也没有闲到要和本人对峙,只是在某一个时刻,问题突然就有了答案。

「我...喜欢前辈。」

就这样,被那个家伙,名字叫织田律的家伙,突如其来的告白了。

说实话,他并不惊讶,虽然由本人来说有些自负,但是他基本上是可以断定的,这家伙喜欢着他,告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让他真正惊讶的是,当时满脑子都是“这家伙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和“我们可都是男人啊”的自己,却神使鬼差的说了一句:

「那么,要和我交往吗?」

话出口就收不回来了,他的手已经盖在了栗色发看起来很乖巧的男孩头上,如是问着。

要和我交往吗。

在很多年后回忆这一幕,已经是高野政宗的嵯峨政宗忍不住感叹——有些事情,真的是宿命。


3.

高野点上一只烟,眼神有些迷蒙的透过窗户看向阴雨连绵的东京。今天小野寺出公差去了涉谷,他一个人在独享雨天和寂寞的同时,靠着回忆打发没有小野寺的时间。

所以...?那之后呢?告白之后?

告白之后,他做了些什么吗?律呢?

气恼的揉了揉额前的头发,他的记忆有些断片了。

在那之后——

「诶?」

玻璃一样透亮眼睛的男孩惊讶的看着他,他的眼神就像是看见了不存在于世间之物,满满的不敢相信。

「交往...?」

「和前辈?!」

他的脸红得让嵯峨政宗以为他就要自燃了,于是一边感慨着这家伙为什么会害羞成这样,一边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

「对,要和我交往吗?」

他的语气大概有些不耐烦,所以脸红得不行的小野寺...啊不,织田律,非常害羞的咬着下唇用力点了点头。

这样就敲定了一场荒唐了十多年的感情。

嗯是的,感情。那时候,还绝对不是爱情。


4.

现在他还是非常的怀念,那个时候被他红着脸叫出的一声声前辈。比起名字,织田律更喜欢称呼他为前辈。

这样的称呼,带着几乎要满溢而出的憧憬和向往,还有尊敬和喜爱。

「前辈,这是你上次提到的书。」

「前辈,那个小说家有最新的连载哦。」

「前辈,我算是在和你交往吗?」

「前辈...」

「我喜欢你。」

就是这样,不厌其烦的带着蠢到爆的笑脸叫他,前辈前辈的,一遍又一遍。红着脸低着头,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然后在他难得回应的时候,露出那样开心的表情。

这个家伙,大概真的很喜欢自己吧。

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拿着速食感叹其美味的织田律,勾了勾嘴角。

真是,蠢啊。

蠢极了。


5.

电话那边的小野寺律气急败坏的告诉他作者的分镜还有很多要改,意思是暂时不要打扰他。高野脱长尾音应了一声,把电话挂断。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成这幅德行的,以前不是只要得到自己一句话就开心得要跳起来的吗——放下电话的高野政宗有些脱力。

不过也不怪高野如此感慨,前后对比确实强烈了一点。

以前的织田律是对他言听计从的,是以一种近乎卑微的姿态爱着他的。

对,卑微。

「叽叽喳喳的烦死了。」

「你真的很恶心啊。」

以前的织田律,连用这种态度对待他的嵯峨政宗,都是可以忍受的,都是可以原谅的。

甚至,还可以强颜欢笑的低头向他道歉:

「对不起,前辈。」

「我也知道自己很恶心。」

律,当时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说出这样的话呢?

高野政宗点燃了另一根烟,紫灰色的烟雾缓缓往上,在他头顶聚拢。

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去和他低头说一声对不起的呢?

高野有些不敢去回忆,那些记忆,才只是轻轻碰触就让他的心脏一阵一阵的绞痛。

所以现在算是报应不爽吗——他把烟狠狠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来——大概是的吧。

报应不爽。


6.

「我想,前辈可能没有带伞。」

「雨下得很大...如果可以,请用吧。」

如果说现在他是在思考织田律是以什么心情去回复自己任性的话的,那么那时候他想的就是,这个家伙为什么还不扔下自己离开呢。

就算是大雨,正常人也不会在被别人无缘无故呛了一顿后再回来给他送伞的吧。

在迟疑着接过那把白柄透明色伞的时候,嵯峨政宗在疑惑不解的同时,第一次如此清楚的明白,自己是如何得被深爱着。

如何被这个名叫织田律的家伙,用一颗弱小心脏所深爱着。

他和他一起走出去,透过屋檐下的水滴去看夜黑色的天空,他看不清那上面有本该存在着的雪白的云朵和据说一直在那里高悬着的明亮的太阳,但他在那刻却如此真实的看见了,在那阴沉的天空里,有繁星在闪烁。


7.

「高野先生!高野先生!」

被人推醒,他费力的撑开眼皮。墙上的钟表显示现在是凌晨两点,他揉了揉太阳穴,眼前皱着眉头一直呼唤着他的人正是小野寺律。

「...怎么了啊,回来的好迟。」

打了一个哈欠,高野政宗眯起眼睛看着风尘仆仆的他。

「哈?还问我?说要提前入稿的可是高野先生你!」

忙了一整天连口水都没喝的小野寺律没有给他好脸色,转身到冰箱里拿了一瓶补充剂就往嘴里倒:

「还有啊,高野先生能不能不要再烟还没掐掉就睡着了?会引起火灾的啊!」

「啊啊...下次会注意的。」

顺口应了一句,高野才发现自己身上严严实实的盖了一条毛毯,烟灰缸也清理得干干净净的。稍微愣了愣后他笑着伸手拉住小野寺的风衣后摆,一个用力把人直接拽到了身上躺着。

「等...高野先生!突然做什么啊!」

嘴里还叼着补充剂的小野寺红着脸推开他的手,手忙脚乱的就要爬起来,却被高野紧紧抱住动弹不得。一顿挣扎后也只能放弃,任由男人把脸埋在自己背后撒着娇。

「真是的...」

把补充剂的吸口用力咬了两下,小野寺对他简直一点办法都没有。在他背后吸住不动的男人沉默了一会,闷闷的发出声音:

「小野寺,来...叫一声前辈吧。」

「开什么玩笑啊!」

闻言小野寺又挣扎起来。

这家伙今天吃错药了吗?

高野无视了他的动作继续用臂力把他牢牢圈住,从背后传来的声音莫名有些悲伤:

「律,现在都不愿意这么叫了呢。」

话说完了,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都没再开口,十年前的事情再一次被提及,愉快的不愉快的都翻涌而出。

几分钟后,小野寺律用力推开他的手站起来,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皱褶的外套,他的眼睛被刘海挡住,看不清楚表情。

这让高野有些心痛,但又无可奈何。

「高野先生要做梦还是去睡觉吧,醒着就别说梦话了。」

啊,果然呢。

高野低头苦笑。

「所以...前辈什么的...」

「等高野先生醒了,再叫吧。」

诶?

难以置信的抬起头,这次他清楚的看见了小野寺脸上掩饰不掉的红晕。

是在梦里吗?高野用力掐了自己一下。好痛的,这么说来,是真实的啊。

高野一把拉住别开头的小野寺,再次把人扯到了怀里,嘴角的笑容是粉红色的幸福:

「现在就叫吧,律。」


8.

给十年前的你以遥远而确切的回答。

——我喜欢你。

——律。


END.


评论(7)
热度(163)

© A.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