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

肉食者万岁。猎人与荣耀不败。

[让艾]Knave(短篇.)



马戏团系列。

OOC注意。

依旧是可怜的让。



让有些奇怪,他最近总是躲着艾伦。

事实上他很少这么做,虽然避免接触是处理他们之间关系最有效的方式,但是他们从不这样做。

可昨天艾伦在食堂看见让的时候,那家伙却明显回避了自己的目光。没有之于“看什么看”这样的回答,而是非常直接的,把头转了过去。

艾伦有些愣住,有些不习惯,也有些...怎么说?他不愿意承认的,有些失落。

「让?没什么特别的啊,艾伦怎么了?」

金色头发的青梅竹马用自己海蓝色的眼睛看了让一会,转过头来对他如是说道。

「很正常啊。」

艾伦撇撇嘴,表示没什么,或许只是他多疑了呢?要知道,粗神经的家伙总是做一些古怪的事情。例如突然改变发型,和爱人分手,或者是放弃了和某一个人的争锋相对。

他说不定是被三笠打了一拳呢。

艾伦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吃过午饭休息半个钟头,就是例行的对人格斗训练。艾伦被分到了和让一组。绿眼睛的驱逐系少年踌躇满志的想好好和他来上一架,让却举了手要求和康尼对调——他不想和艾伦一组。

这下他彻底惹恼了本来就有些敏感的艾伦。艾伦直截了当的揪住他的后领把他摔在了软垫上,一拳头砸在离他耳朵两厘米不到的地方。

「不爽就直说!」

艾伦把拳头拿起来,弯下腰和让鼻尖对着鼻尖,恶狠狠的瞪起一双碧绿色的眼睛。

让没有回答他,也没有回击,他只是呆愣愣的看进艾伦的眼睛里。他的眼睛像极了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湖水,周围布满了茂密的深色水草,他因为愤怒而把它瞪大,又有点像包装精美的糖果——你只是看着它的颜色就知道它有多美味了。

这一切都让还算是少年的让回想起了不久前那场荒唐的梦。艾伦也是以这个姿势趴在他的身上,和他鼻尖对着鼻尖,近到可闻呼吸。只不过在他脑海构造出的虚幻国度里,绿眼睛的男孩双颊殷红,哭得如同迷失方向小兽一样,只知道呜咽着呼唤他的名字。

「喂!让!」

喏,眼前的艾伦也在呼唤着他的名字,用和梦里完全不一样的语调。

「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啊!」

到底是怎么了——让回过神来,一把推开艾伦——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家伙突然跑到我的梦里来!

「啐。」

让咬着牙站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训练场。

心理作用下他刚刚推开艾伦的手掌正一阵又一阵的发烫,热得和巨人一样,已经穿过了皮肤形成了肉眼可见的热浪。

他用另一只手捂住这只手,急匆匆的往宿舍楼走。

「喂!让!」

身后艾伦握着拳头不死心的要问个所以然来。

「到底怎么了啊!」

「闭嘴!」

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回头对着罪魁祸首怒喝一声。愤怒的声调和灼红的脸颊把艾伦吓了一跳,顿时愣在了哪里,只能看着让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到底...」

艾伦在软垫上泄气似的盘腿坐下,挠了挠自己松软的头发。

「怎么了啊...」



「让?」

康尼推门进来发出的声音把让吓了一跳,他从床上坐起来在看见康尼灰秃的头顶后又躺了回去,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

「让,你和艾伦怎么了?」

康尼擦擦额头的汗珠,好奇的踮起脚去看上铺被被子裹得只剩下额头露在外面的让。

可能是错觉,他明显感觉让在被窝里的身体抖了抖。

「没...没怎么...」

「哦...艾伦那家伙今天很失落呢,对人训练的时候被你狠狠教训了吗?」

康尼没有注意到让的语气,嘻笑着用手肘撞了撞被窝里的让。

「他还说要找你谈谈...可能是复仇哦复仇!」

这下让彻底精神了,不过他的重点不在康尼着重的复仇上,而在于,艾伦要来找他谈谈。很有可能是单独的。

让猛的爬起来,用力扯了扯自己的头发——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艾伦。

难不成自己要跟他说,嘿要来一发吗?或者是哦在我梦里你的技术不错?别开玩笑了好吗?他绝对会在吃艾伦一记直拳后沦为全团笑柄的。

「康尼!」

决心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的让从上铺上跳下来,重击了一下好伙伴康尼的肩膀。

「如果艾伦...来找我,就说我不在。」

「哈?」

康尼不知所以然的挠了挠自己光秃秃的脑袋,看着让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溜回了上铺,这会把自己裹得连额头都看不见了。

「等等...让...」

康尼伸出一只手刚想推推让问个明白,门口就传来了另一个当事人的声音。

「让!你在里面吗!」

让的身体抽搐了一下,伸出手推了康尼一把,无言的指了指紧闭的房门,意思再明显不过。

好吧好吧,康尼认命的去开门。

「让在里面吗?」

没有寒暄,气冲冲的艾伦一开口就是他的名字,边说边往里面张望。

「诶...他叫我跟你说,他不在。」

康尼摊了摊手。

「很遗憾呢,艾伦。」

三秒钟死一般的沉静后,艾伦一脚把康尼踹到门外,门一摔,把让从床上扯了下来。

「那个蠢货...」

只能面对现实的让恶狠狠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接着一把拍开艾伦揪着自己的手,理了理衣服。

「让,有话我们说清楚。」

艾伦后退一步,和让面面相窥。

「...」

说清楚...说什么?让抬起眼皮瞟了一眼艾伦——难不成真的和他探讨一下梦里的事情?

「我们没有什么需要说清楚的...够了,别呆在我的宿舍里乱晃。」

让拉着艾伦的衣领试图把他扯出去,艾伦不依不饶的和他赛着力气。他想知道为什么让对他是这个态度,要不然他今天晚上会睡不着的。

艾伦的态度很坚持,这让让有些恼火,他手上猛的施力把艾伦扯出几步,艾伦经过一下午的训练体力有些不支,脚没踩稳一个惯性直接压到了让的身上。

让的后脑勺磕在了地板上,他觉得自己眼前都有金星冒出来了,等他恢复视力往上一看,正好撞进了艾伦那双碧绿色的眼睛里。

如此熟悉的姿势,艾伦眼里的湖水一下涌出来吞没了他,他的理智拼了命的挣扎,却又有缠上了油滑的水草,再也挣脱不掉。

现实和梦境重叠,让伸手到艾伦脑后,不考虑后果的一往下压,艾伦的瞳孔一下放大,他和他的唇紧紧贴在一起。

甜的。他的嘴唇和他的瞳孔一样甜美,就和梦里的毫无差别。让混乱的想着,他的另一只手扣住了艾伦的腰身,两个人几乎是无缝隙的贴合在了一起。

长吻过后让舔了舔他的嘴唇,那里的甜对他而言就是孩子的糖果,如此的爱不释手。

嘴唇上温热的触感有些吓到艾伦,他连忙从让身上手忙脚乱的爬开,跌坐在他的身边,用手捂着嘴巴吃惊地看着今天中午还对他视而不见的男孩。

「让...这...」

艾伦的脑袋有些乱,他呆呆的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让在短暂的沉默后也坐了起来,做了两个深呼吸后灰褐色的眸子很认真的看向艾伦。

「我说...艾伦。」

「什...什么?」

「嗯...」

让微微红了脸,对着艾伦伸出一只手,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要交往吗?」

「和我。」

艾伦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还是呆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让一拳头砸在地上,红着脸对着艾伦咬牙切齿:

「所以说!你这个家伙跟我交往啊!」

...嗯,是告白?

让,对他告白了?!

十六岁的艾伦.耶格尔,陷入了深深的混乱当中。



END.

评论(3)
热度(19)

© A.W | Powered by LOFTER